萧萧萧萧舒


_

只是买东西习惯性地买了两人份。

首尔南山塔旋转餐厅,那是曾经约定好在一起共进晚餐的地方,也是他承诺等待守候的地方。旋转餐厅100分钟旋转一圈听说居位在最中心许愿就会得以实现,也听说那个梦寐以求的地方要和最爱的人一起去。
 

餐桌上摆放着精致的餐具,橙红色绸缎丝巾垫至覆盖桌面。那儿每次都会摆放一簇最娇艳馥郁芬芳的玫瑰花那时他为她精心挑选从而再三嘱咐服务员所准备的。每当进餐未开始时,他总会抵着下颔仔细端摩她精致容颜,握住她晶莹剔透的耳坠用指腹不停细细摩挲,他今天又赞叹了她的美。

服务员,来两份煎炸最娇嫩的黑椒牛排。

高脚玻璃酒杯的玫红液体在肆意晃动,深邃的颜色隐约投射出暧昧的倒影。她的裙摆自然搭在凳椅,颈部羁縻一颗钻石项链垂落在骨感好看的锁骨间,那是他送给她的,曾经用最高昂的价格购买下。

她习惯地将牛排切成小块叉着伸至对方桌面喂进他的嘴里。却手臂悬空暂停住,氤氲空气凝结成冰,寂静悄然无声,椅子上空无一人。鼻翼喷吐出荒谬冷笑,嘴唇紧紧抿着苦涩微扬,琉璃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洋溢。又将那一小块牛排送入自己的嘴中,哽噎地启唇细细咀嚼,牛排带着酸涩在嘴里融合却如鱼梗在喉再也难以下咽。
  

她好像亲自把他给弄丢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