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萧萧舒

                他唤我为天使。

纯白轻盈的羽翼轻震扑腾,怀揣着缅怀的心悸匆匆愈离愈远,留给他的只是背影。抿嘴尽力噙着琉璃泪花浸湿眼眶,这绝离太过冰冷终究于心不忍。还是奢求渴望着转身去拥抱了他,庞然般的翅膀将他笼罩 让人难以残喘窒息般地紧密裹住。我在他额上遗落了一记轻吻,见他故作安稳淡定紧闭阖眸 可眼角滑落的剔透泪珠还是将他的内心暴露了。
 

是因为舍不得吗。

用纤细骨感修长的手指替他揩拭,贴近他的侧脸鼻翼还喷吐出温热氤氲的气流,伸长的突兀喉颈显现出好看的弧度。桃形薄唇微微启齿嗔嗔呢喃细语地说。

会一直守护你的。

天即晓明,灰黯天幕被层层翻滚乌云遮蔽得密不透风。却在正中央疏漏下来一拢斑驳刺眼的柱形光束,普光照耀大地。逐渐向自己聚拢,踮起脚尖身躯像被神秘磁场所吸附,带着翅膀有节奏的振幅频率带到了那个遥远的地方。

我将要去一个没有你的远方。

那些高贵优雅的神灵拘谨地披着纯白丝绸,原以为喧哗熙熙攘攘的天堂竟如此寂静圣洁。仿佛在那一刻驻足于内心的灵魂得到了洗涤冲净。神父正襟危坐于至高无上的宝座上,严肃堂皇地俯视底下的人类世界。我放慢步履轻声走到天父的跟前 两掌相合 恭谨地深深鞠躬祷告。

天父,愿人都尊您的名为圣。天父,我们赞美您,感谢您。今天我们在您的宝座前恳求您,在这世上有一人。我愿每天为他祈祷祷告。


“余生无疾成灾,笑容常在,记挂的都释怀。”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