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萧萧舒



没人在乎你怎样在深夜痛苦,

也没人在乎你要辗转反侧地熬几个春秋。

阴霾黯淡的天被扭折惊雷打破沉寂,原本晴朗白昼被遮蔽替换,路上来往的匆匆行人毫无懈怠急促地加快步履四处逃离躲避。她踩踏着飞溅的雨水缓慢蹅行,她蹀躞回到家里轻微抖净覆盖在伞面的雨水。
 
 

比起诉说自己的委屈与不甘,沉默最好。
 
 

径直走进那个狭隘的房间,将房门关闭上锁。在褊狭密闭的空间中仿佛被窒息的空气所褫夺自由,她蜷缩抱膝蹲踞在凋敝落地窗户旁。她遗留下那寂寥孤独的背影给这世间的道貌岸然给了一个最好的反击。她仅凭着窗柩的罅隙眺望景物,缄默不语抚摸铁栏。她听见门口有踟蹰不前的踱步声,听见似乎有人在轻声呢呐她的名字。
 
 

她不愿觌面便不作回应垂眸俯看那些行人儦儦经过。她从抽屉中拿着那张白边相框镶嵌的合照觊视了好久用掌心不断触碰抚摸。便将那照片紧紧搂住,喉咙哽噎噙不住抽咽哭泣起来。
  
 
 
-
你要有朋友,也要习惯一个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