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萧萧舒

_

 

世情错综复杂,远超求索唯一解答的数理难题。社会命题真假难辨,通常无法用简单几句话做出评判,而人们总乐意用条框构架世界,将所谓真理当作信条全心以奉。寻找最优美的解答方式,才是我的最终目标。

   

  

论著以斩钉截铁的态度自鉴价值,报刊经以辛辣笔端讥言讽世,广播电视往复循环地向受众灌输无从鉴别错对的论调,无趣,且毫无逻辑可言。



 

将与外界相连的通道局限于一道房门,阳光阻避于喧嚷室外,一切干扰思维的不严谨观念摒除出头脑。压板凹凸不平垫在纸页之下,草纸质地粗糙被锋利的笔尖匆促划过,刻上破碎的痕迹。望着窗外怔怔的出了神。

 

  

不断重复着相同的演算过程,由探索着艰涩落笔,逐渐让公式流水般顺畅书写,将偏差步骤挑拣而出逐个修补更正,直至一小节的运算结果借屏幕的幽幽光线,同电脑运行程序输出数据核对无误完成。

  

  

黎曼猜想,使后世所提出的远愈千条的数学命题正误维系于其一身,当猜想被证明则推论皆为定理,若遭成功反证则一千多条命题将于一夕之间被判为谬论。

 

  

攀上巅峰的路途总与曲折相伴,又有哪一道天堑比黎曼猜想更加惊心动魄?

   

   

桌角灯绳拉下把蜗居的狭窄一隅照亮,厚叠纸张密密麻麻将公式推算书写,纸上由碳笔涂抹出最优雅的画作。手指在连续书写中僵硬了指骨,肿胀着险些无力到握不住笔。笔杆攥在掌中,将杰作缓慢欣赏,而紧迫感始终压迫着神经,催使再次动笔。

   

   

快要没有时间了。

   

   

侧头细听,墙壁另一侧传来轻轻的敲击声。

   

 

_


评论

热度(1)